澳门星际手机版登录

去年夏天日本女子棒球100年来首次进入甲子园…

2021年8月23日,也就是去年夏天,甲子园里举办了一场有着时代意义的比赛——

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,这次比赛是女子棒球比赛第一次进入甲子园。这座于1924年就建成启用的棒球场,终于在近百年之后,首次迎来了女性棒球手的身影。

获得决赛资格的两支队伍分别是神戸弘陵和高知中央。开球手是现年84岁的高桥町子,她是推动1997年女子棒球赛的运动员之一。

网上的比赛视频里,选手们一直面带笑容。网友们也夸这些女选手们有活力,帅气又可爱。只可惜由于疫情影响,观众席上只有队友在加油助威,少了点过往甲子园比赛此起彼伏、热烈应援的气氛。

最终决赛以神戸弘陵VS高知中央 4 : 0的比分告终,神戸弘陵时隔5年在甲子园神圣的赛场上获得了第二次冠军。而高知中央作为刚刚成立三年的队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冲到亚军,也算得上虽败犹荣。

这一届的高中女子棒球赛最终能够在甲子园举办决赛,背后的原因其实很多,有主办方全国高中女子硬式棒球联盟一直以来的努力,有国际社会倡导体育男女平等的时代背景,更重要的是,有所有女性球员那份完全不逊于男性球员的热忱和梦想。

如果你想知道,拥有梦想是什么样的感觉,你会在鹿沼高中唯一一位女性棒球球员木村百伽身上找到答案。

木村百伽小学三年级开始正式接触棒球,初中时获得过栃木县中学软式棒球比赛的冠军,她称得上是有天赋也有实力的选手。

但鹿沼高中跟其他的日本高中一样,硬式棒球社的女生几乎都是负责处理杂务的经理,而非正式球员。

棒球这项运动并不限制性别,但是棒球比赛会。在看本文之前,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,每年的甲子园高中生棒球选拔赛几乎都默认是男队,不见女队身影。

也就是说,对于棒球运动有热爱也有实力的木村百伽,似乎面临着放弃它的选择。出乎意料的是,即便是不能参加比赛,她也选择以球员身份入社,成为了万绿丛中一点红。

木村百伽说:“我非常喜欢棒球,所以我不想放弃,可能正式比赛我无法参加,但是一些练习赛我还是可以上场的。因为对于我来说就算,只能参加练习赛也是非常重要的人生经历。所以,我会把每一场练习赛当做正式比赛一样去看待的。”

所以,女孩子真的不能参加棒球比赛吗?答案是能,只不过女性球员有女性球员自己的比赛,和男队比赛根本不是一个量级。

而木村百伽的梦想远不止棒球冠军这么简单,她想要作为女性站上甲子园的赛场,把女性棒球比赛带入主流视野。

日本人将棒球视为“国球”,这当然不只是一个名词而已。据统计,NPB(日本职棒)一赛季的现场观战人次达2400万人,居世界第二,仅次于同为职棒赛事的MLB。而创立于1915年的夏甲子园(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权大会),至今已经有101年的历史了,也是日本高中全国大赛的鼻祖。

夏季甲子园比赛历史悠久,含金量高。但是日本的女子棒球赛却还是相当年轻,在过去并不被允许进入甲子园进行比赛。集齐了“体育+日本”两个厌女多发地,女性要在棒球场上有一席之地真的想想就困难,但是这么多年一代代人的坚持,总算能有成果了。

日本高中棒球联盟秘书长的竹中雅彦在2001年担任了秘书长一职。他对棒球世界的未来有强烈的危机感,包括球员数量的减少。他在日本高中棒球协会和甲子园体育场的会议结束时发表了意见:“我个人认为,女子决赛可以与男子决赛在同一天举行。”

去年夏天,站上甲子园的女棒球选手,只有两支队伍的数量,但是她们却代表着木村百伽和过往所有的女棒球手实现了梦想。

这次比赛,对于日本的女子棒球有着时代意义,对于甲子园也同样有着时代意义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